泰国拚投资加大力度,但外资最怕政治动荡

2020-07-21 作者 : 浏览量:670
泰国拚投资加大力度,但外资最怕政治动荡

东南亚国家冲基础建设投资拚经济成长率,即使经济相对发达,近年成长速度不如邻国的泰国军政府为赢得民心,现在也积极吸引外资投资,特别是在东部经济走廊布局先进科技的新经济特区,预计超过 450 亿美元的公共和私人基金将流入基础设施项目,但外资企业最担忧的不是砸多少钱,而是政治动荡。

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报导,儘管 2017 年泰国 GDP 成长率 3.9%,1 月出口年增率创 5 年来最快速度,但整体经济表现仍远落后其他东南亚国家,经济学家认为泰国已陷入薪资通膨导致工业丧失竞争力的「中等收入陷阱」。现在泰国人口年龄中位数为 38 岁,是东南亚国家中最老化的国家,比新加坡还老。

泰国总理设下目标,2036 年要挤身高收入国家之列,人均 GDP 要成长 1 倍以上,2016 年为 5,640 美元。现在泰国还在以重工业为主的 3.0 阶段,泰国政府将计画称为「泰国 4.0」,为达到高度创新、价值导向产业,着重十大领域包括机器人、医药、航空、生质能源与生物化学、数位化。

奠定现在泰国经济基础的是 1980 年总理 Prem Tinsulanonda 积极建造港口和道路等基础建设,领先东南亚其他国家,加上廉价劳动力、日圆升值和天然气资源,带来日本和西方的投资,推升泰国成为汽车、电子和石化产品的出口枢纽,到亚洲金融危机前一年的1996 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上涨 4 倍。

泰国政府计画複製 1980 年代东部海岸工业化的成功模式,设置曼谷以东沿海省份北柳府、春武里府及罗勇府为发展重点区域。包括扩建泰国最大深水港,目标挤身世界前 15 大码头。将当初越战期间美军使用的基地 U-Tapao 改建成国际机场,并兴建高铁连接曼谷两大机场廊曼与苏汪那达,带动航空供应链成形。

如去年 Airbus 与泰航签约,在 U-Tapao 开发飞机维修中心。波音公司也正在与泰国政府谈判製造飞机零件和建立飞行员培训中心。日本轮胎製造商普利司通计划在 2019 年前开始生产飞机轮胎。

为鼓励投资,目标产业的企业税免税期最长可达 15 年,技术劳工和高级经理人有的特别 4 年签证,租赁国有土地的权利长达 99 年。去年泰国投资局接到 3 个省投资项目申请 388 个,价值 2968.9 亿泰铢,佔全国投资申请的近一半。在外商投资方面已批准 203 个项目,价值 1,188 亿泰铢。

现在的泰国外资势力与 35 年前最大的不同是,东部经济走廊已掌握在中国人手中。报导指出,过去日本是泰国的最大投资者,但现在中国藉由东部经济走廊与一带一路正在加大势力,如阿里巴巴有意在东部经济走廊建立物流中心。中国工商银行已与东部经济走廊办公室签署谅解备忘录,以帮助投资者进入各省。

但泰国经济学家也直言,过去 30 年来泰国没有在外商直接投资上吸取技术,因此错失技术本地化的机会,泰国在世界经济论坛 2017 年全球竞争力指数创新方面排名第 50,低于新加坡、中国和印尼,泰国没什幺研发,像照相机感测器这样的高科技零件大多是进口。因此,泰国真正的挑战是转向基于技术的产业,而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

未来人才将是决胜关键,为了吸收技术培养本地化人才,泰国政府要求投资者为学生提供学徒计画,企业将被迫承担至少 50 名培训人员,或相当于东部经济走廊项目团队 10%。泰国另外一个问题是,早期科学教育在东南亚中等收入国家中垫底。

不过,世界经济论坛对商界领袖的调查显示,企业更担心的是政治动荡。自 1932 年以来,泰国发生过 19 次军事政变,政府频繁变动导致重大基础设施项目遭到推迟和取消,投资政策会突然转变。十多年来,泰国社会结构一直在支持军队的曼谷精英,与支持逃亡的前总理塔克辛的农民和低收入者之间发生冲突。2014 年政变后掌权的现任军政府显得相对平静,主要是因为军政府禁止政治活动,一旦竞选活动开始,动乱又会再起,泰国今年底就要举行大选。

过去几十年日本企业看上泰国基础建设与供应链优势,不顾政治风险持续投资泰国,但若新兴科技进入中国与其他东南亚国家,泰国就会优势尽失,届时政治风险将是外资的主要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