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艺高超者,往往也绝顶聪明?

2020-07-18 作者 : 浏览量:804

棋艺高超者,往往也绝顶聪明?

回忆一下小时候刚开始学习弹钢琴、丢棒球或绘画的情景。或者,也许可以想一想稍有进步时的感受──踢足球踢了六个月后开始有了头绪,或者加入棋社一年后终于可以基本掌握棋赛,或者搞清楚加、减、乘法之后,老师开始教长除法。在这些情境中,朋友或同学有些表现突出,有些落后。

每个人的学习速度总有明显差异,有些人学乐器很快上手,有些人天生就是运动高手,也有人生来就对数字很在行等等。

这些在学习初期展现的差异,自然会让人假设差异将持续下去,亦即一开始表现亮眼的人之后也会一帆风顺。我们想像这些幸运儿因为与生俱来的天赋而一路顺遂、直上颠峰。像这样顺着对初期表现的观察断定之后的学习状况,可说是人之常情。

这个观念也是错的。只要检视从初学者到专家的整个历程,便会对学习、精进及成为佼佼者所需的付出有截然不同的认识。

西洋棋可说是最贴切的例子。

一般人多认为,高超的西洋棋棋艺和逻辑缜密及高智商密不可分,书中或电影中某个角色的特质如果是聪明绝顶,往往会被安排坐在棋盘前,运用机智向对手喊出「将军」;有时这个天才角色甚至会偶然碰见一场进行中的棋赛,向棋盘瞄个一、两秒,便指出致胜绝招。棋士往往是古怪又聪明的侦探,或是同样古怪又几乎同样聪明的犯罪首脑,两者并存就更精采了,这样双方就可以在棋盘前一较高下,同时言语交锋。

二○一一年的电影《诡影游戏》中,福尔摩斯和莫瑞提教授两人后来乾脆把棋盘搁一旁,直接向对方喊出一步步棋,就像两名拳击手用佯攻和刺拳相互攻击到一方倒地。然而就算情境不同,传达的讯息却不变:棋艺高超象徵少数幸运儿与生俱来的绝顶智力。反过来说,想下得一手好棋,就必须有颗金头脑。

如果观察刚开始学棋的孩子,确实可以发现智商较高的进步较快。不过,那只是故事的序幕,重点在结局。

多年来有许多研究检视了智力和棋艺的关係。

这方面的一些早期研究,是由智力测验之父艾佛列.比奈于一八九○年代进行的,他研究西洋棋棋士主要是想了解下盲棋需要什幺样的记忆力。比奈为了找出学业方面有困难的学生,发明了智力测验,这个方法的确成功了,因为智商和学业表现确实息息相关。

不过比奈之后的许多研究人员认为,智力测验测量的是会影响各方面成功与否的整体能力,例如音乐和西洋棋,他们因此相信,智力测验评量的是某种天生的整体智力。然而,有些研究人员不同意,认为智商不应该被视为天生智力,而只代表智力测验测量的东西,例如罕见字相关知识及后天习得的数学技能。在此不深入探讨这个争论,我个人则认为最好不要把智商和天生智力画上等号,应该就事论事地将之视为智力测验测量出来的某种认知因素,可以用来预测某些事,例如学业表现。

一九七○年代起,越来越多研究人员跟随比奈的脚步,希望了解西洋棋棋士的思考方式,以及如何培养精湛的棋艺,其中最具启发性的研究,是由三名英国学者于二○○六年进行的。他们决定不研究特级大师,而以一群下棋的学童为对象(原因稍后会说明),从棋社招募了五十七名中小学生。这些小棋士的年龄约在九至十三岁间,之前平均下过四年棋,有些厉害到能在西洋棋巡迴赛中轻鬆击败一般成年人,有些则表现得差强人意。这五十七名中小学生中,有四十四位是男童。

这项研究的目的在了解智商是否会影响棋艺高低,又有何影响。

其实不少心理学家之前也研究过这个问题,这三名英国学者发表的结果报告中就提到,这个问题长久以来未有定论,例如某项研究曾发现智商和棋艺有关,视觉空间能力也会影响棋艺,这两者都不令人意外,因为一般的看法就是下棋需要超出常人的智力,而视觉空间能力似乎也扮演重要角色,毕竟棋士在评估可能的走法时,必须能够想像棋局和棋子的移动。不过这些研究是以年轻棋士为对象,虽然发现他们的智商确实高于常人,却无法清楚证明智商和棋士的能力有何关係。

相较之下,针对成人进行的研究多发现,成年棋士的视觉空间能力并未胜过一般不下棋的成人。研究也显示,棋艺了得的成年棋士──甚至特级大师──和教育程度相当的其他成人比起来,智商未必都比较高。此外,棋艺高超棋士的智商和他的排名也没有任何关连。总之,这些研究都证明了,在成年人之中,智力较高者未必西洋棋就下得较好。

围棋的相关研究更出人意料。对弈的两方分别执黑棋和白棋,轮流将棋子摆放在十九条横线和十九条纵线组成的棋盘上,目标是将对方的棋子包围后吃掉,最后占据棋盘较多空间的那一方就赢了。虽然只有一种棋子和一种走法,亦即将棋子摆在纵线和横线的交叉点上,但围棋其实比西洋棋更複杂,因为可能发展出来的棋局更多,也远比西洋棋更难开发出游戏软体。

如果你对围棋的假设还是类似西洋棋,认为能成为大师者必定有过人的智商或超强的视觉空间能力,那就错了。近期几项针对围棋大师的研究都发现,他们的智商普通,甚至低于平均。

两项以韩国围棋专家为对象的研究发现,他们的智商平均为九十三,对照组是年龄和性别相当却不下围棋的韩国人,而对照组的平均智商为一百。虽然这两项研究中,围棋大师的智商与对照组的差异少到可能只是统计学上的问题,但围棋大师在智力测验上的平均表现,的确并不高于一般大众。

以此为背景,这三名英国学者希望在西洋棋棋士身上一探究竟。智力较高(也就是智力测验分数较高)是否有助于发展棋艺?三人计画将智力和练习时间都纳入考量,之前的研究都仅针对其中一项进行。

三名英国学者希望尽可能了解这五十七位年轻棋士,除了智商和空间智力外,也从许多面向测量他们的智力,包括记忆力、语文智力及处理讯息的速度。他们调查了学童开始学棋的年龄、每天练习的时间长短,也请孩子们连续约六个月每天记录练习状况,包含每天练习的时间量。这项研究有个弱点,因为所谓的练习多是和棋社的其他成员比赛,并非独自练习,但研究并未区分两者,不过还是能依据测量合理推测出每位学童在发展棋艺上付出多少努力。研究最后为了评量孩子们的西洋棋技能,也提出西洋棋问题请他们解决,并让他们很快地看一下进行中的棋赛,然后凭记忆重现棋局。其中有几个孩子经常参加巡迴赛,其竞赛的积分也纳入研究考量。

学者在分析资料时发现的结果,与其他研究类似。孩童投注的练习时间对棋艺影响较大,练习得越多,棋艺各方面的评量结果越好。智力的影响较低,却也存在,智力越高,棋下得越好。令人惊讶的倒是视觉空间能力不如记忆力和讯息处理速度来得重要。综合以上结果,研究团队于结论中表示,虽然天生的智力(或智商)有其影响,不过以这年龄层的孩童而言,致胜关键还是练习。

同一研究团队就这群孩童中的「菁英」进一步研究之后,却有大不相同的发现。这二十三位全为男孩的「菁英」常常参加当地、全国,甚至一些国际竞赛,平均积分为一千六百零三分,最高和最低分别为一千八百三十五和一千三百九十,换言之,这些孩子表现挺优秀的。西洋棋巡迴赛成人和孩童共计的总平均积分为一千五百分,这表示菁英组中的多数人表现都在平均之上,就连其中表现最差的,也能轻易击败能力不错的成人棋士。

从这二十三位菁英小棋士来看,练习仍是决定技能高下的主要因素,不过却看不出智力有特别的影响。虽然菁英组的平均智商比全部五十七人的平均值高,但菁英组内智商较低孩童的表现,反而平均胜过组内智商较高的同侪。

在此暂停下来思考一下:以这些年轻的菁英棋士来看,高智商并未带来优势,反而表现较差。研究人员发现原因在于智商较低的菁英棋士往往练习量较大,因此技能也提升到强过高智商的菁英棋士。

这项研究花了不少篇幅解释前人研究中相牴触的部分。之前的研究发现,智商和年轻棋士的技能高低有关连,但在成年的巡迴赛棋士、大师和特级大师中并未发现影响。这个解释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不仅可见于棋艺,也适用于所有技能的发展。

孩童开始学习下棋时的智力──也就是在智力测验中的表现──对学会下棋和达到某个基本水準的快慢的确有影响。智商较高的孩子通常能较轻鬆地学会规则并牢记在心,接着发展出策略加以运用,这些都使他们在学棋初期占了上风,运用抽象思考直接将棋子落在棋盘上。这种学习和在学校的课业表现差别不大,后者也正是比奈发展智力测验的原始目标。

然而你我都知道,孩童(或成人)钻研和学习棋艺时,会发展出一组一组的心智表徵,基本上就像有了心智捷径一样,能更牢记不同比赛情境下的各种棋局,面对不同状况时也可以更快确认最佳做法。下起棋来能更迅速有力,应该就是因为有了这些优越的心智表徵,看到某些棋子的布局也无须费心思考哪颗棋子是要害,哪颗又可能会对其他不利,反而只要辨认出某个模式,就能反射般地想出可能的最佳走法和箝制策略。不再需要运用短期记忆和分析技巧来想像自己走某步棋时对手会接着如何应对,也不用强记棋盘上各个棋子的位置,只要对当下的棋局有个整体概念,接着单纯运用逻辑与心智表徵即可,无须再聚焦于棋盘上的一颗颗棋子。

棋士能透过充分的独自练习,让棋艺的心智表徵变得更为实用、强大,这时能让双方棋士一分高下的,不再是视觉空间能力、记忆力、讯息处理速度等智力相关因素,而是双方心智表徵的质与量,以及能否有效运用。由于当初这些心智表徵的发展就是为了分析棋局和想出最佳策略,所以效果远优于单凭记忆力、逻辑和分析棋盘上各个棋子之间的影响。因此,当棋士成为特级大师,或甚至年仅十二岁就成了表现非凡的巡迴赛棋士,智力测验中各项能力的重要性自然不及练习培养出的心智表徵。我相信这解释了为什幺针对顶尖棋士的研究并未发现智商和棋艺之间的特别关连。

刚开始学棋时,智力测验评量的能力当然有所影响,智商越高的孩童在初期下得越好。不过,三名英国学者研究了参加西洋棋巡迴赛的孩童,发现其中智商较低的孩子更愿意投入练习。

虽然无法确认原因,但我们推测,所有菁英小棋士都一心致力于下棋,刚开始智商较高者在发展棋艺上似乎较为轻鬆,其他人则得多加练习才能赶上,也从中培养了更勤奋练习的习惯,之后反而比智商较高的同侪棋艺更精湛。智商较高的孩童一开始没有体验过必须努力才能和他人并驾齐驱的压力。以上种种带来了一个重要启示:最后的胜利属于更努力练习的人,而不属于一开始靠智力或其他天赋占上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