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针线缝写我的人生」

2020-05-28 作者 : 浏览量:169

2018-08-29|撰文者:诏艺/製图:陈昱婷

根据网路上各大百科资料彙整后的定义,文本(text),係指书面语言的表现形式。又自文学理论而言,文本是任何可以被「阅读」(read)的对象,无论这个对象是文学作品、街道标誌、城市街区建筑物的布置(arrangement),还是服装风格。它是「一组连贯的标誌」(a coherent set of signs),传递某种「资讯性信息」(informative message)。常指具有独立完整、系统或非系统性含义(message)的一个句子或多个句子的组合。一个文本可以是一个「句子」(sentence)、一个「段落」(paragraph),或者一个「论述」(discourse)。

以下,是一个关于用针线做成的文本,记录下生命中亲情羁绊的艺术家,其创作的心路历程。

「用针线缝写我的人生」艺术家刘凤鸰。图/刘凤鸰提供。

刘凤鸰,1984出生于台湾桃园,新竹教育大学艺术与设计学系、艺术与设计学系艺术教育与创作硕士班、台中教育大学公费硕士班毕业,现就读于台南艺术大学艺术创作理论研究所博士班。《Bluerider Open台湾青年艺术家发光计划》最终入围艺术家之一。



艺术家自小就喜欢画画涂鸦,但一直到进入平镇高中第一届美术班,才正式接触到正统的绘画训练。继之,于大学及研究所期间,除获得学院派扎实的术科训外,同时建立起观念艺术方面的理论架构。



个性温和平实,说话时不疾不徐、淡定有礼的刘凤鸰,其创作的历程与她自己的家庭生活,有着极为密切的关係。因为先前从未接受过绘画方面的训练,她回想年轻时创作初期,曾经欢天喜地地到美术社买了二十四色的《王样水彩》回家,当时难掩心中那份对于艺术创作的悸动,还将这套再平常不过的颜料组当作是宝贝好几年。在进入新竹教育大学艺术与设计系后,开始尝试接受不同媒材的训练,包括版画、油画、插画、複合媒材、装置等,都有涉猎。

「用针线缝写我的人生」《365种逃逸的可能性》(局部),口罩、手缝线、压克力颜料、无酸树脂,2018。图/刘凤鸰提供。



大学时期,看到身旁同学有人尽情玩乐,当时的她觉得艺术创作对于现实生活难有实质助益,也直言曾对于选择这样的职涯之路担忧迷惘过。直到进入研究所之后,其指导教授谢鸿均告诉她:「艺术不见得只在追求形式上的美感,要诚实面对自己,并据此发展出自内心的创作。」从而,刘凤鸰开始尝试不同的新媒材,希望透过她经验中那些最真诚部分,作为创作的发想,以表现出自己生命的存在感。



刘凤鸰毕业后进入创作团体<少游岛绘社>,与同在艺术创作耕耘的其他年轻创作者间,彼此交流、一同创作、举办展览。当时参与<少游岛绘社>的展览中,「曾有观者对于我所选择的媒材持有疑问,认为我所选择的这些东西,不容易被保存。他们的疑问的确是重点,因为当时的我,甚至连应该用什幺样的方式保存这些作品都不知道!」她也常问自己,作品应该如何被定义?而怎幺样的保存才叫「恆久」?后来终于逐渐在创作过程中理出思绪:「我选用生活材料做为创作元素,就是试着把理所当然的实用性功能降低,回归到所有事物『最纯粹的本质』。」

「用针线缝写我的人生」《絮语/Whisper》,线材、压克力颜料、无酸树脂,30 x 30 x 5cm,四件一组,2017。图/刘凤鸰提供。

「用针线缝写我的人生」《寄生/Parasitic》,现成物、线材、压克力颜料、无酸树脂,120 x 120 x 5cm,2017。图/刘凤鸰提供。



艺术家起初创作的主轴,在于尝试去修补一大段家庭关係中难以解开的桎梏。「在父亲临终前,我买了一本笔记本给他,作为父女间透过文字沟通的工具。」她从家中的衣物、棉被床单随机挑选作为介质,透过物理上的解构,再一一重新将之拼凑起来。



她表示:「会选择布料作为媒材,是因为我觉得它是一种複杂但具有深层人性温度的载体。透过撕、破裂的作用,布料会产生很多棉质残絮,那些棉絮就成为了得以承载我心中对于亲情中失落的那些记忆与遗憾。」刘凤鸰强压着情绪上的激动,缓缓地说道:「创作早已成了日常轴心的分秒,是创作支撑了我,我迷恋着她。生命经验里的际遇与求学过程对于艺术创作领域的寻觅,没有任何一刻是独立存在的。」

「用针线缝写我的人生」《365种逃逸的可能性》(局部),口罩、手缝线、压克力颜料、无酸树脂,2018。图/刘凤鸰提供。



「我的创作灵感也多来自身家庭经验中的遗憾,重新拼凑出那些曾经有过,但已不复记忆或再也回不来的亲情。」在声音的那一头,我感受到了艺术家试着坚强却又无奈忧怅的语气。「我用那些在生活中捡拾而来的残余物件作为创作元素,将它们缝进了我既有生活状态的内里。」刘凤鸰以这些再平常不过的日常物件,将想讲但可能再也没机会再诉说的记忆,一针针地用双手把矛盾的情绪编织出来、也记录下来那些苦涩而内敛的情感。 



艺术家最欣赏的艺术家包括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 1911 –2010)、盐田千春(Chiharu Shiota, 1972 -),以及安奈特·梅萨洁(Annette Messanger, 1943 -),这几位都是以私密个人观点去诠释幽微的社会风景,提供了艺术家创作上情感与表现技巧上的启发。

「用针线缝写我的人生」《Maman》(Spider Sculpture),路易斯.布尔乔亚,1999。Photo by Sam valadi。 图/取自flickr。

「用针线缝写我的人生」《Perspectives》,盐田千春。Photo by Amanjeev。图/取自flickr。